柴鸥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144

云淡风轻的云 以及 不玩摄影的革命导师 又来勾引你系列之湖光山色的【湖】-克罗地亚陈 若要谈论瑞士风光,我会选择从湖光山色的【湖】开始德语里


云淡风轻的云 以及 不玩摄影的革命导师 又来勾引你系列之湖光山色的【湖】-克罗地亚陈


若要谈论瑞士风光,我会选择从湖光山色的【湖】开始
德语里see,就是lake,湖的意思夏侯瑾轩。
这里,See我的未来式?!
湖是我喜欢的,湖的样子
平静的
风浪的
顺光的
逆光的
黄昏的
朝日的
只想着和这短暂的美妙时光静静地共存

从很多文章,媒体的报道,瑞士给人这样一种印象,人杰地灵,景色优美,生活富足,社会安定,如果不是昂贵的生活成本和艰难的移民融入过程,它简直就是个世外桃源——甚至惨绝人寰的世界大战它都能“置身世外”。





但别以为,这么美的地方,人人都爱,人人都趋之若鹜。
“伟大革命导师”之称的列宁却偏偏是个例外,他非常不喜欢瑞士胡琴情缘。
瑞士当年政治开明,招贤纳士,收容了大批俄国、波兰被迫流亡的革命者星爵的父亲。
被沙皇政府迫害的革命导师当时也流亡瑞士了——虽说是流亡国外,生活却是现世安稳风调雨顺桃李春风的。
比如:
1/一百年前,房价还是很低,低到什么程度呢?一个2 bed room flat, 一个月租金只要240瑞郎,现在楼价的十分之一不到。而他和太太一天花费只需要2块五毛。。。(太爽了有木有?!)
2/藏书丰富,借阅方便的瑞士图书馆滋润了他。
列宁在此期间的著作《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就是这里靠着每天早晨沿湖滨散步,然后就是一整天“泡”在图书馆全身心投入研究、写作之中完稿写成的。
3/ 瑞士景色宜人,山景湖景绝佳而,“革命工作”之余傅仪眼镜,导师最是喜欢爬山涉水,还记得小学课本里《登山》一文讲到了列宁登山看日出时专走靠近悬崖的小路以锻炼意志么?
在他身体、精神疲劳、痛苦之时,是在瑞士的美景中修养生息疗伤治病的国士成双。
可是,他对瑞士的重要论调却是:“大家在这个小小的、小市民习气严重的、平静的湖滨——日内瓦过得很厌烦。"
让克罗地亚的镜头带你领略这里的现世安稳风调雨顺令大佬“厌烦”的景象吧。

【前方高能】 各种各样的see出场——
↓Lac Léman




对伯尔尼,他如此评价:“伯尔尼主要是一个行政性和教育性的城市。这里有许多好的图书馆,有许多学者,可是这个城市的整个生活浸透了一种小资产阶级精神。”
瑞士首都Bern,现在的政治中心,当时也有很少的几位左派分子,引来了革命导师的极大兴趣。于是导师指派一个同乡去拉拢关系穿针引线——这位俄国革命者奉命行事,想与两位左派大哥聊聊人生谈谈心事,但一直未果,原因竟然是那些钓鱼晾衣之类的风花雪月鸡零狗碎生活日常京都的故事。国民院议员Naine 和Graber,瑞士大哥,你们太不够意思了~觉悟不够高啊!
列宁太太由此感叹道,“钓鱼、晾衣服——这些事儿都不坏”,“但是当晾衣服和钓鱼之类的事情妨碍了重大问题的讨论、妨碍了讨论左派组织问题时就不很好了”。
↓Caumasee





苏黎世呢?
对苏村伟大导师怎么评论?
导师家对面的肉联厂散发出的肉味很不诗意很影响栖居,直接间接影响了他对瑞士的观感。罗秀春他们为了躲避这种气味白天必须关上窗户。。。
那,
我不不写苏村了。。。
掠过。。。
略过娇艳江湖小说难忘今宵简谱。。。
↓Walensee





↓Vavey



↓Türlerse





↓Seealpsee





是啊生活这么安定安逸,正好是革命者眼中的“充满小市民气息”,导师流落瑞士的几年,怎么都提不起兴趣游山玩水,颐养天年,怎么也不能去掉这种“被囚禁在小市民式的民主主义笼子里的感觉”灵丘天气预报。
生活越是无忧无虑,导师心中对革命的热情却越是高涨沸腾。景色如画仝字怎么读,生活静如止水的瑞士比比贴,使导师和太太发出“这一切却离我们很远”的感叹。
1917年3月下旬承德一中,列宁滚水甪脚风风火火返回已经沸腾的俄国。6个月之后他成功地取得了苏联十月革命的胜利。导师成功地彻底地改写了世界历史!
许多历史学家认为,如果列宁当年也能在瑞士成功打下根基,那么1918年瑞士发生的那场总罢工完全有可能演化成工人阶级拿起武警争取力量的一场战争。可惜在风光旖旎地瑞士,导师几乎没有任何下手的机会爱布谷大港城论坛。他在许多书信中都在抱怨,无论苏黎世还是伯尔尼的左派人士都不鸟他大山樱 。

呜呜呜呜。
再来一组镜头·历史也不会改写了。
↓Pontresina



按此推算,“瑞士十一月革命”是无声消融在明镜般的静谧之中的。
你不想来这看看,不为名山大川,只为革命者”唾弃”的天堂般的宁静秘境吗?
公众号克罗地亚陈
Cloudia Chen,英国当代艺术策展硕士学位,旅居香港,伦敦,法国辗转至瑞士,先后从事媒体,国际商业运作,销售,采购,拥有多年丰富全球跨国公司工作经验。旅居瑞士前任职总部位于伦敦的国籍创意节市场策划。现职自由撰稿人,独立策展人,Tripshooter 唯一亚洲摄影师,苏黎世旅游局特约摄影师。

往期回顾:
瑞士的秋,瑞秋
苏村(苏黎世界)的四季
克罗地亚镜头里的Taste of heaven,苏黎世影展
Flumserberg, 阿尔卑斯山出走系列Fiesch-Eggishorn, 阿尔卑斯山出走系列2
全文详见:13110.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