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鸥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128

于都峡山风水坳隘口阻击战 【于都县志】-于都资讯于都峡山风水坳隘口阻击战(供稿:于都县志办)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领导上党八音会


于都峡山风水坳隘口阻击战 【于都县志】-于都资讯

于都峡山风水坳隘口阻击战

(供稿:于都县志办)
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领导上党八音会,红一方面军未能粉碎敌人第五次军事“围剿”,被迫于1934年10月开始长征。与此同时,蒋介石一方面调动几十万国民党军队对红军主力围追堵截,另一方面以十几万军队包围清剿中央苏区根据地。
中央机关和主力红军突围转移时,中共中央分局命令红军部队和地方游击队阻击各路进攻苏区的敌人,做好红军主力突围转移后伤病员安置和后方运输坚壁工作。
隶属中央分局领导的赣南省,遵照项英关于“开展广泛的群众游击战争,保卫中央苏区”的指示黄梓熙,开始着手游击战争的部署。这时国民党反动派集中了十四师、七十九师、九十四师及地主武装“铲共团”非洲象人族,对红军长征集结地一—于都进行疯狂的围攻,清剿红军游击队及转移至于都的中央分局和中央政府办事处。
刚从赣南省委开会回来的罗家渡区委书记谢瑞林,没有被严峻的形势所吓倒。他回到罗家渡区委驻地,当晚召集区委干部开会,传达中央分局和赣南省委关于适应新的形势开展保卫苏维埃政权及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关于游击队动作的指示》精神,并决定将所有乡村的公开干部转入部队;中共乡村支部转入地下活动;所有党政机关一律随军行动;区成立游击指挥部,由区政府主席任指挥,区委书记任政委。最后,谢瑞林分析了于西地区周围的敌情,要求大家做好独立作战的准备。规定了队伍分散与集中的方法,以应付各种复杂的局面,同时将于西游击大队的400多人、170条枪编为两个连,谢瑞林与区政府主席李连登各带一个连。他们要求做好敌军进犯时的警戒工作,尽快组织人员埋藏物资、转移伤员、坚壁清野,随时准备打击敌军的进犯。
坐镇宁都的国民党北路军第三路军第五纵队总指挥罗卓英,受蒋介石接见后,命令驻赣县的北路军第十四师霍揆彰部向于都进攻。从赣县吉埠乡建节村开来的敌军,经于都县罗坳乡大段村的黄竹坑沿着坳下栋下坡的时候,担任警戒的于西游击队员杜远济趁天刚蒙蒙亮的晨光,看到一队穿黄军装的敌军开来。他急忙点燃号炮,“轰!轰!轰依普斯!”响了三声,正在酣睡的人们被突然的巨响惊醒了。随即一个个扶老携幼朝山上树丛荫蔽而去。敌军的机枪慌忙朝四面八方扫射,接着象饿狼一样御尚堂,嚎叫着端着枪,冲进村里来,到处搜捕放号炮的游击队员综艺最爱宪。
“情报准确!”谢瑞林和李连登听到三声号炮天天五味评,立即按原定计划带领游击队朝峡山风水坳隘口撤退。将一连游击队埋伏于险要处,以等敌军进入伏击圈;另一连由李连登抢占对面的山头,警戒敌人。
中午,山下有个敌军军官举起望远镜朝峡山风水坳附近张望,几个传令兵模样的人在那军官身边跑来跑去。不一会儿山下响起了尖脆的号声,原来散开搜捕的敌军逐渐集中朝峡山风水坳开拔。
隐蔽在山上的谢瑞林,估计过来的敌军先遣队伍差不多个把连的兵力,看来一场激战避免不了。他衣袖一捋,声音低沉地作战前动员:“听我的命令开火,鸟铳朝头打,步枪朝身打,不得擅自行动!”将接近山腰的敌军尖刀班见风水坳毫无动静,便又慢慢往上爬。大队人马正在山坡直喘气时。谢瑞林一挥手,手榴弹、土炸弹、鸟铳、步抢等游击队的各种火力一齐扫向敌军。只听回炸弹声、子弹声和一片惊
叫声湛清作品集,敌军丢下横七竖八的无数尸体、纷纷抱头鼠窜,奔下山去。
“哒哒哒哒……”敌军的重机枪疯狂地往游击队扫射过来,打在岩石上、树杆上,崩碎的石块和树皮四面乱飞。溃退的敌军调遣停当后又开始进攻了。密集的枪弹如雨点倾泻在李连登据守的山头,游击队的几位枪手经过几番战斗都挂了花莱曲唑,抵抗的火力也弱多了。下午,山头被敌军占领了,敌军立即居高临下,用火力威胁谢瑞林据守的阵地。谢瑞林只好打着枪,掩护李连登率领游击队员从峡山风水坳顺山坳往贡水对岸罗家渡撤退……
攻占峡山风水坳的敌军立即朝于西游击队抄袭追击。天色已经暗淡,趁着夜幕魔力女战士,谢瑞林率游击队渡完最后一趟竹排,迅速分散隐没在对岸的树林里。
第二天,敌十四师从峡山圩沿河往上搜索前进。神出鬼没的于西游击队,在罗家渡、罗坳钳制阻击敌军的行动万玲玲,剪电线,毁辎重,烧军需,控制险道,穿插出击。骄横一世的堂堂“国军正规部队”被小股游击队缠得昼夜不宁。
1934年11月17日,国民党北路军第三路军第三纵队指挥官樊崧甫,余超颖率七十九师占领了于都县城。气急败坏的第三路军第五纵队指挥官罗卓英闻讯后,命令十四师师长霍揆彰分派一团兵力紧咬于西游击队,务必彻底清剿消灭于西游击大队。赣南省也为了加强于西地区的领导力置,决定成立于西县,调赣南省总工会委员长刘儒获任于西县委书记杀玲,并补充了大批枪枝弹药,将于西游击大队改编为挺进营。1935年2月,敌军十四师和罗家渡大地主恶霸陈耀堂拼凑起赣南“铲共团”于西中队,纠集于西地区的豪绅地主组成“还乡团”,“还乡团”分路搜索围困于西游击大队。于西县委书记刘儒获带着于西县临时机关和县挺进营疏散在人口稀少、森林茂密的于都南岭山脉、九连山余脉的赣县长洛等地与敌人周旋。后被敌军重兵围困在罗家渡罗仙崠上。残暴的敌人为了绝断游击队与群众的联系,实行“十户联保,移民并村”。到处张贴“窝匪者杀无赦,通匪者杀无赦,济匪者杀无赦果导片,当匪者杀无赦”的布告,四周上山路口派“铲共团”监视。并对进山行人进行搜查,不准携带食物上山,否则便加济匪的罪名。游击队联系不上群众,有时七、八天没有粮食吃诗魔是谁,只得挖竹笋、掘草根,用火煨熟来充饥。游击队就是这样与敌人进行着艰苦顽强的斗争。
1935年2月27日,于西游击大队接到赣南省委书记阮啸仙夏芮丝,省军区司令蔡会文命令:避敌锋芒,迅同独立六团会合,突围到三南、信丰一带开展游击活动。于是,于西游击大队开始从罗家渡罗仙崠突围,准备回旋于安远牛岭一带与阮啸仙、蔡会文会合。趁敌缝隙抵赣县长洛坳,恰遭敌警备一团兵力的包围伏击,损失惨重。激战中刘儒获受伤幸已突围,失散的罗家渡区委书记谢瑞林在禾丰牺牲,罗家渡区政府主席李连登在靖石黄婆地被杀。这支第一次阻击敌军向红军北上集结地进攻的于西游击大队就此被敌人扼杀了。随之东庠岛,于西人民的游击斗争也就结束了。但于西游击大队英勇顽强的斗争精神运财五福星,将永运铭记在于都人民的心中。
(作者:吴志强)

全文详见:10552.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