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鸥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84

云海录(二)——酒中豪侠夜话-不止一刻 云 海 录序词浪淘沙李南星野竟无遗贤,闻有弄獐,宰辅不识杕杜篇。黄金台上蔓草萦,谁人问津曾锦春。宁?


云海录(二)——酒中豪侠夜话-不止一刻

云 海 录
序词
浪淘沙
李南星
野竟无遗贤,闻有弄獐,宰辅不识杕杜篇。
黄金台上蔓草萦,谁人问津曾锦春。
宁听宦者言,封高受冤,良将未能死阵前。
尽泻三江翻雪浪,难洗胡烟。
(二)
酒中豪侠夜话
那流浪汉啊的一声!脚下运君湖回雪急退,右手以掌作刀,火木刀法劈向乾位防止敌人来攻,左手使个九曲回环护住近身要害,这下兔起鹘落,攻守兼备。但见使刀汉子并无半分动静,身旁也并无敌人攻来,一时大惑不解,只是在原地沉思,半晌宥溪,缓步走向那汉子张韶轩,原地盘膝而坐,手指又搭上太渊穴,这次内劲凝而不绝,细而不断,在大汉体内的内劲如云海般涌来之时,便以其精妙的控制力驱使自己内劲在海潮之底,云层之间游走,左避右闪,偶尔不小心被冲散,也能迅速如水流般续上月亮熊,那狂躁的内劲毕竟不是受人驱使,方能令流浪汉如此潜入,如此在大汉体内运行半周,便明白了其中要害,便驱使大股内劲进入,随波逐流,顺着海潮前行,时而小心拨转海潮方向,这般运行了几个周天,大汉体内内劲终于渐渐平静。流浪汉收回手指,静坐调理内息,又过了片刻,大汉终于也无恙起身。那流浪汉直视使刀汉子,双目炯炯有神,道:“阁下可是幽州“云海刀”云无乐?”
那大汉抱拳行礼道:“正是在下,适才云某人不才,险些毙命于奸贼小人之手,劳烦恩公施以援手,如此大恩,在下感激不尽,敢问恩公名号,云某人愿尽绵薄之力,谨供恩公驱策神鬼八阵图。”那流浪汉突然哈哈大笑,道:“云兄不必多礼,在下微名上楚下潭,云兄五年前在山东境两日间日夜奔袭八百里,除去山东八大寇首,武功人品,无不令人佩服,时至今日云兄紫云心法想来已臻化境,内劲确如云涌浪潮般强而不绝,适才相斗,若非对手施以诡招,而以真实功夫相较,云兄百招内必可取胜,楚某何敢居功。”云无乐惊道:“原来是“西楚霸王”楚潭少侠!久仰大名,段曦如雷贯耳冬瓜炖肉!只是比武过招,胜败自是平常,在下确实技不如人,少侠实是谬赞了。”楚潭一愣蜀汉我做主,心道:你奶奶个鸡腿,这还真是‘此生无乐’云无乐,你适才打架输了我在众人面前夸赞帮你找回些脸面,你不回赞我也罢了,还在这反驳我谬赞?原来云无乐此人出身北幽州,后于西域游历时得遇奇人相授一紫云心法,加之自身悟性,所学武艺以内劲如云海般连绵不绝见长,数十年来也在江湖上闯下不小的名头,只是这般内劲本就桀骜不驯难以控制,那剑客偏生又掌握可以干扰他人内力的诡异功夫,这才败下阵来。而云无乐性情火爆,侠肝义胆,但为人稍显死板,于人情世故半点不通,所以江湖上人们便往往在背后称一句“此生无乐”云无乐,一是说他忧国忧民而无乐,二是说他为人死板而无乐。楚潭此时拾杯水,便是在怪他不识趣了。
云无乐顿了一顿,道:楚少侠可知适才那是何人?楚潭道:待要请教?云无乐道:他正是鸿礼教门下十大使者之五,逐星使者。楚潭“啊”得一声惊呼,正欲起身相追,但随即意识到为时已晚,自己为云无乐解除困境耗费多时,那李星北早就去得远了。楚潭轻叹一声,愤愤道:可恨可恨,今日竟然放走了一只李林甫的走狗!云无乐奇道:“楚少侠也与鸿礼教有过节不成?”楚潭肃然道:“鸿礼教为虎作伥,作那奸贼宰相李林甫的鹰爪,谋害天子皇族,残害忠良义士,剥削我大唐百姓,人人得而诛之唐厚运!楚某人要杀尽鸿礼教,岂是因为自己一点点过节不成!”云无乐喝彩道:“好!江湖传言青杉派楚潭少侠放浪形辛追复原图骸,但实乃胸怀天下苍生之大丈夫!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窈窕家丁!如此言谈,令云某好生敬佩!云某人不善辞令,与人相交全凭一个“义”字跟一个“酒”字,今日楚少侠若不嫌弃,云某与你痛饮一番如何!”说罢仰天大笑,唤出小二端来两坛烈酒,又上了花生,蚕豆等下酒之物。那小二唯唯诺诺,生怕招待不周惹恼了两位大爷,酒馆内众人不知这两人实是当今武林响当当的人物,只嫌二人呱噪不堪,但见得两人适才武功,也只敢低声抱怨几句,面向里壁睡了。
两人兴之所至,连尽三大碗,喝罢相视大笑,这两人皆是江湖上声名远扬的豪杰,相互之间神交已久,这番相遇皆发现对方武功人品无不上选陈大坤,顿生相见恨晚之感。楚潭道:“云兄方才言重了,区区楚某何足道矣,只是那青杉派三字,云兄往后还是少以之相称为妙,说来惭愧,于两月之前,楚某已被......已被楚老爷子亲手杖责两百,逐出了师门。”说罢苦笑一声中国口琴网,将碗中烈酒一饮而尽。云无乐一惊,道:“楚少侠武艺已窥青杉派之精要,实乃青杉派三袋子弟执牛耳者,更加之侠肝义胆,锄强扶弱,确是我辈中人,江湖上无论何人提起“西楚霸王”楚潭少侠的名号,无不竖起一根大拇指,道一声,好汉子!何以会被......会被......”云无乐说到此处,便不再说下去了。楚潭静默不语,缓缓又斟了一碗酒,道:“此事实是说来话长,下次有机会再与云兄分说,只是究其祸首,便又归结到那鸿礼教身上,我太师父......嗯......青杉派楚老爷子赏罚分明,明辨是非,如此判罚,楚某自也诚服。”
云无乐伸手在桌上重重一拍,只拍得海碗、碟子、花生直跳将起来,愤然道:“又是鸿礼教!自李林甫上台以来,与鸿礼教狼狈为奸,培植羽翼,剪除异己,贪赃枉法,剥削百姓,前年三月,因为前太子李瑛曾与李林甫这奸贼就河东灾民安置问题意见不合,在朝堂上与之争得面红耳赤,李林甫生怕太子登基后加以打压,便向皇上挑拨离间,勾结武惠妃言说太子对皇上不满,皇上听信李林甫谗言,将当时太子李瑛等三位皇子贬为庶民,当年七月,更是下令赐死!太子殿下爱民如子,时时刻刻为了百姓着想黄美英尼坤,前些年黄河泛滥时曾与我在河堤旁有一面之缘,他亲赴洪水决堤之处督工,云某当时也在相助灾民,太子殿下见我武功了得,又肯为灾民尽心尽力,礼贤下士,不因云某只是一介布衣而有丝毫鄙夷,命我主持修筑堤坝,将来实是一位为国为民的好皇帝,他遭此横死,当今世上又少一位明君恐鱼。”楚潭静默片刻,道:“这事其中另有内情,云兄有所不知,当时被派去赐毒的官员也同云兄一般十分仰慕前太子,便暗中放走李瑛太子等人段玫梅,找了三个死刑犯饮了鸩酒,抓烂了脸,而后上报道太子三人死前状若疯狂,痛苦不堪,以至于将脸抓烂。”云无乐“啊”的一声喊将出来,道:“这......这么说,那太......太......子殿下,他还活着?”楚潭叹了一口气,道:“那李林甫何等狡猾,发现那三个死刑犯只脸上存有抓伤,将死疯狂之人,何以只抓自己脸部而不抓其他部位?便派出手下鸿礼教的走狗,终于查出前太子已被放走,随后日夜追杀,最后在合州将太子殿下杀害。”云无乐惊道:“此事当真?!”楚潭道:“千真万确,实不相瞒,楚某人当时正是受师门之命,与梧桐剑派下三代大弟子岑御韶暗中保护太子殿下,无奈敌人众多牛奋男,楚某人学艺未精,为鸿礼教三大使者拖住,御韶师妹也被敌人围攻,只能眼睁睁看着敌人将三位皇子杀害,时至今日,仍是恨不能已乐匙教育!”云无乐又是一拍桌子,这一拍险些把这年久失修的木桌拍烂,道:“可恨可恨!我恨不得当时能与楚少侠同斗那鸿礼教的恶贼,不过......唉......云某人身单力薄,只怕还是难以护得太子殿下周全。”楚潭闷闷咂了一口碗中烈酒,道:“唉,只是我武林中人,不便插手朝堂之事,不然当时我派.......青杉派也不会只派我这一三代弟子暗中保护了。”
两人沉默良久,只是默默地斟酒对饮,酒馆内旅客倒是难得享受这片刻的寂静,很快便混混沌沌地睡过去了。直到两坛烈酒已近喝干,云无乐醺然道:“自太子殿下遭李林甫迫害,皇上迷恋武惠妃,不理朝政,朝堂之上便似那狗贼的一言堂,先时宰相张九龄在任时铁汉娇娃,尤可为百姓谋求公正,如今他亦因废黜太子一事被贬荆州,李林甫更是横行无忌,为了扶持亲信,事通国运的科举大考未招一人,搪塞道如今大唐盛世,野无遗贤;去年徐州大旱,据说朝廷赈灾用的两万五千两白银,倒有一万两进了李林甫及其亲信的手里,可怜徐州百姓,家底殷实者耗尽多年积蓄,本就贫困潦倒者更是饿死无数!还有四年前监察御史周子谅只因上奏弹劾李林甫亲信牛仙客,惨遭杖杀。更陷害兵部侍郎卢绚,绛州刺史严挺之。此人真是毒蝎心肠,如今皇上昏庸,朝廷腐败,百姓受难,真是令云某人痛心疾首。”楚潭道:“只怕此事至今日,已不只云兄所言如此简单了。”云无乐奇道:“敢问楚少侠,何出此言?”楚潭道:“如今北方游牧民族日益壮大,对中原虎视眈眈,我大唐遭此内忧外患,实是危急存亡之秋矣林伟华。”云无乐愕然,道:“确是如此,云某此番北上幽州相助儿时好友安禄山躲避仇家,曾听他说起突厥族日益壮大,时常在边境烧杀抢掠,掠夺粮草,乃大唐一大隐患......”
忽听得酒馆外一声音道:“云楚二位大侠如此忧国忧民,以天下为己任,实是叫人好生敬佩,但我鸿礼教名号中便讲究个“礼”字,二位打伤我教逐星使者在先,嚼我教舌根在后,怕是有些失礼了吧?”这声音尖细高亢,如同敲锣鼓瑟一般,远远地便似发问者从里许外由远及近,速度奇快,话音未落,便已到了酒馆门前!
文字:水诼
排版:Brenda
感谢你的阅读,欢迎关注我们——不止一刻。
如果你爱阅读,爱写作,也欢迎向我们投稿。

全文详见:10362.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