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鸥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124

云石:二月河逝世,怎么就成了公知和键盘侠的疯魔狂欢?-云石12月15日凌晨,著名历史小说家二月河去世,享年73岁。这本来应该是一件让人悲伤的事?


云石:二月河逝世,怎么就成了公知和键盘侠的疯魔狂欢?-云石
12月15日凌晨,著名历史小说家二月河去世,享年73岁。

这本来应该是一件让人悲伤的事。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一些事,倒让人颇有些大跌眼镜。在社会大众表达哀悼之情的同时,一些所谓的公知,以及键盘侠们,却跳了出来,用一些酸不溜秋却颇带鄙夷的话语,对这位去世作家多加嘲讽。
云石君浏览了一下这些言论,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种:
公知学者大致从作品意识形态出发,引用一位叫朱大可的学者之评语,将二月河的康雍乾三作,斥为“帝国话语”,称其作品是“民族主义和专制国家主义”,更有甚者说他是“为帝王唱赞歌的奴才”雍西。
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对二月河本人的某些表现切入,针对其成名后,尤其是晚年频繁参加一些官方活动和应酬,认为其已丧失了文人的初心,“老了老了竟成了政治的附庸”“早已没了文人的风骨,只剩下现实的媚俗”。
当然,上述这些都是文人骚客们的说辞。键盘侠们档次,肯定到不了这种境界,看了看,无非也就是从近年网上炒的沸沸扬扬的明清之争,民族之争出发,认为清朝帝王出身不正,不配后世吹捧。
文化人有文化人的语言佟桂莉,键盘侠有键盘侠的套路。不过殊途同归,在二月河去世的当下,围绕它,展开了一场不约而同的舆论围剿。
且不说在其去世之后还闲言碎语,甚至搁到网上炒流量消费死者,这种做法到底有没有道德底线。就这些言论本身,至少在云石君看来,实在是有些啼笑皆非的。所以这里不得不提笔说道说道。
首先来说下公知们对二月河作品的意识形态定性。这应该也是公知们对这位大作家最不爽之处。写帝王,吹帝王,鼓吹君主专制,这些在以所谓民主、自由为标榜的文人看来,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尤为可恨的是,二月河的作品还广为传播,在社会主流群体中拥有广大的影响力,这对致力于西式普世的公知们来说阮明智,简直就是眼中钉肉中刺了雨女哪里多。这样的作家,这样的作品,不骂两句,不扣上“奴才”的帽子,岂不有负于他们的“传道者”职责,辜负了他们心心念念的神圣使命?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maydie,公知们的这些行径,才更让人不齿。且不说用扣帽子这种充斥政治意味的做法,去对待一个作家,本身就和他们所鼓吹的自由大相径庭。就二月河作品本身而言,作为历史小说,它本就是在对历史的一种艺术性还原。对帝王的理解和解读,既不能脱离当时的时代背景,更不能脱离历史规律和政治逻辑。二月河的作品创作,不过是对这些客观规则的遵循罢了。
当然,公知也不是不明白这一点。他们之所以反感,只不过是因为二月河的作品,不符合他们心中的“政治正确”罢了。在他们看来,即便是历史作品,也必须以西式民主,普世价值为准绳,才是符合时代发展导向的。虽然官方肯定不吃他们这一套,但在市场层面,理应是符合这个标准的,才能够得到读者的广泛认可,并广泛传播。可二月河的作品,丝毫没有体现他们的所谓“导向性”,甚至在诸多层面与其截然相反。这样的作品,不符合他们的政治理念,自然不讨他们喜欢,而它的广泛传播,也影响到了他们的所谓“普世传道”。这种情况下,二月河才不幸的被公知学者们拧了出来,成为意识形态抨击的靶子。
可笑吗?当然可笑!他们说二月河的小说是为帝王唱赞歌。如果这样就应该批判的话,那千百年来西方历史对罗马帝国的极力鼓吹,对凯撒和屋大维推翻共和国体制,转而开创君主化专制的这一过程赞颂不已,那这不是更加表现出西方文明的一贯“奴性”?写康雍乾的小说就是帝国话语,那HBO拍的《罗马》系列又该如何解释?曾爱媚
当然,公知们是不会非议HBO和《罗马》电视剧的。在他们看来,人家那仅仅就是历史创作而已,彭程程是源于历史的艺术性还原。只有在中国,写康雍乾,才是“政治不正确”————即便凯撒和屋大维颠覆了共和制,开创了独裁专制时代;而康雍乾仅仅是是对君主专制的沿袭。
至于二月河参加了一些官方活动,担任了一些官方半官方职务,这就成为政治附庸品,这个说法更是让人哭笑不得。二月河成名后是和官方的联系紧密了些。但如果凭此就说他“早已没了文人的风骨,只剩下现实的媚俗”话梅粉。这个实在是太不符合逻辑。
大家都知道,政治上有想法,那肯定就得混圈子。而且这个圈子自然是级别越高越好。如果二月河真有强烈的“政治追求”,那他最想做的,应该是进京。
《康雍乾》三部曲成功后,二月河已经是中国最顶级的大作家——特别是它的这些作品,深对政界读者的胃口;而且,能写出这种作品的人,对政治和权术的理解,不说是顶尖级别,但至少也是出类拔萃——换句话说,无论是资格还是能力,二月河完全具备去进京的条件。
但二月河没有进京,甚至连省会郑州都没有进,而是长期定居在南阳。
南阳就一个内地穷破地级市,这里的官场圈子撑死也就厅局级。以二月河在文坛的地位黑蛇呻吟,搁着高大上的京城、省会不混,留在南阳混厅局级的圈子,这未免有些自降格局了吧?

作为皇帝专业户,二月河当然不可能不明白混圈子的逻辑。仅从定居地的选择上,就可以知道昆明典雅阁,他其实真谈不上什么太有政治追求,更别提趋炎附势。虽然他也担任了一些职务,出席了一些官方活动,但这些与他的文坛成就和地位比起来,其实也不过是正常配置——甚至可以说是低配。就因为这点待遇,就说他“早已没了文人的风骨,只剩下现实的媚俗”周粉英,实在是过分了。
至于键盘侠对清朝帝王的反感逃离坎大哈,进而延伸至二月河,这只能说是为时代背锅了。这些年民族主义情绪升温,加之以网络的助力,一些小年轻对历史一知半解,看了几段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文章,就对清朝全盘否定,甚至整出一些狭隘民族主义思维。二月河这位满清皇帝专业户,也就受了连带之殃。
其实这个真的挺没意思的。有阅历的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非黑即白的。细数中国历史,任何大一统王朝——无分华夷,都有闪光之处,同时也有大量黑点。清朝当然不是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朝代,仅但揪着其异族属性说事,而忽略其诸多历史贡献——比如拓土开疆,这本身对其也不太公平。
最关键的是,这种对清朝基于民族出身而做出的否定下课了要雄起,对当下的中国,其实是非常有害的。且不说华夏民族本来就是不断融合而成——当今每一个汉族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当年胡人的基因。仅就现下而言,满汉两族经过几百年融合,无论是语言、服饰、风俗习惯、信仰还是思维模式大白鲨大报复,都没有什么大的差异——换句话说看书阁,满汉民族融合已经完成阳春凌霄岩,基本在中国人概念下融为一体。
这时候再揪着满清王朝的民族出身,而对其大加鞭笞和全盘否定,这相当于在已经基本融合的满汉两族之间,重新制造出分歧——换个角度,这就是挑动中国人、中华民族内部的族群分裂和对立,增大中国内乱的风险。这种思潮,对国家的发展和繁荣没有任何好处。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认识,表面上是键盘侠们的无知,实际上,真正的原因还是国际反华势力的暗中挑唆。
正所谓欲亡其国,先亡其史。近代的日本,便曾炮制出“崖山以后无中国”的妄言,意图消解华夏民族自我认同(流毒至今未散)。现在,他们利用小年轻键盘侠们对历史和政治一知半解,却又自以为是的性格,搞出这么点幺蛾子,来引导他们在网上发泄情绪,挑起中国内部族群对立,其实也不奇怪。
而在这种背景下,二月河这位清朝皇帝专业户,也就成了无知键盘侠们发泄怒火的对象。康雍乾这三本写于上世纪90年代的帝王小说,也在网络时代来临后,成为无知键盘侠们抨击的目标。
说到底,二月河所遭遇的一切,在相当程度上,不过是时代的缩影。就其自身而言,不过是撰写了三部优秀且广为传播的历史小说而已。但大变革时代社会思潮的杂乱,反华反体制势力的居心叵测和煽风点火,键盘侠无知却又自以为是的狭隘偏激,这种种魑魅魍魉,都在二月河,及他的作品上,找到了突破口。这份光怪陆离,使得这位大作家固然身前饱受非议黄美棋,就连去世,都不得安宁。哀痛名家故去之余寒花葬志,也不得不让人嗟叹!
解读大国博弈内幕,剖析政治深度逻辑,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云石,收看全部云石君系列文章

全文详见:10314.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