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鸥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145

二) 奇闻邪事(-石头哥讲故事 ①黄鼠狼 我初中的时候大概十五六岁,听我妈亲口讲的,那时晚上姑姑在我家,我妈跟姑姑聊天的时候我听到的。姥爷??


二) 奇闻邪事(-石头哥讲故事

①黄鼠狼
我初中的时候大概十五六岁,听我妈亲口讲的,那时晚上姑姑在我家,我妈跟姑姑聊天的时候我听到的。
姥爷年轻的时候在村里比较有威望,平时杀猪啥的都是我姥爷做的,我姥爷还会拔罐针灸啥的,所以平时身上会带刀针之类的东西。
一天姥爷本家的一个妹妹病危,快不行了,家里人都要准备丧事了,可以那天早上,这个将死之人突然就坐起来了,盘着腿坐在炕上,把旁边桌子上的香蕉都吃了,她吃香蕉不是一口一口吃,而是带皮整个吞下去,跟饿死鬼投胎一样,吃完就骂旁边的人,她儿子儿媳妇一起骂,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见过回光返照的,没见过这样的,所有人都慌了神,不敢靠前,就看她在那里坐着骂人,喷口水,没人赶上前去。有个人反应过来,可能是什么附体了,那时候有好多什么黄鼠狼成精、皮子精之类的东西,但是没人见过啊,这人马不停蹄的跑到我姥爷家,叫我姥爷去看看,我姥爷就跟着去了。据说这类东西都是欺软怕硬的,怕恶人(这里不是坏人,是指单子比较大的人),我姥爷一进屋,这人就不说话了, 嘴里嘀咕着:哥哥来了,哥哥来了.......就一直嘀咕,也不骂人了,也不动了。这时我姥爷就看见她手腕这里一跳一跳的,我姥爷一个跨步过去直接握住手腕,拔出一根针作要刺下去的样子,她直接呆住了。我姥爷说:叫你再作妖!这时候她就说:哥哥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来了,饶了我吧,我马上走,再也不来了......
这时我姥爷说:你赶紧走,再让我抓到就捅你。然后姥爷放开手,一会儿这人就软掉了,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中午就死掉了........后来我姥爷说这是黄鼠狼成精附体了,一般这些东西都是会附在身体比较弱的人身上,尤其是将死之人,不会害人啥的,就是图吃图喝罢了。
妈妈跟姑姑讲到这里,你以为我就信了?开玩笑,老子是坚定地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坚定地认为这他妈都是编的,反正几十年过去了,见过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没人知道,就算是有人出来说是真的,那老子也没见过,就他妈是假的!!!可是妈妈的话没有说完时空骇客,接着听
我妈说,他刚嫁给我爸那年,村里有个太太要死了,又是这种情况,一连闹了三天了,因为我妈听我姥爷说过这种事情,所以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当然知道这种事情的应该很多,老一辈的人都知道,所以就告诉那个老太太的儿子了,但是这货特怂告诉他之后,直接吓尿了,晚上上厕所都得他媳妇陪着,这老太太就一直吃,什么香蕉苹果梨的,直接往嘴里塞,一天能吃四五斤,他家里人没一个敢靠前的,就这样闹了三天,第三天傍晚,老太太开口了,说:你们上三炷香,晚上九点放鞭炮,我晚上九点就走,一路上谭山(一个比较远的村子,估计是嗅到了将要死的人的味道)。她儿子不敢怠慢,全部照做,结果当天晚上老太太就去世了。据说从那以后,她儿子只要晚上上厕所必须得他媳妇陪同,一个人不敢去.......
讲真,老妈讲到这里,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是晚上啊,一个是我姥爷经历的,一个是我妈经历的,尤其第二个,有名有姓的,到这里,我还是坚守着我无神论的思想,我是新中国的孩子,什么牛鬼蛇神的,都不相信,直到长大了,经历下面的事情.......
②叔叔爸爸的表兄弟也就是我表叔,多年无子,已经四十岁了还没孩子,之前是有一个的,只是未满月就夭折了,从你那里以后就再也没有孩子,表婶怀过几次孕都各种原因流产了,没保住孩子,平时我表婶各种偏方都吃过,哎呀吃的那些东西说实话,听着都害怕这里就不说是什么了,反正是各种补的,各种偏方就没断过,一直没怀上,四十那年他们领养了一个孩子,结果次月体检的时候,发现表婶怀孕了,这下家里高兴坏了, 全家人一期努力,终于保住了这个孩子,顺利产下一个小姑娘,都说领养的孩子会给家里带来一个孩子,看来是有一定说法的,当然这不神奇。
孩子大概满月的时候晚上就一直哭,哭的撕心裂肺的,每天晚上都这样,怎么哄都不行,也不喝奶,到那个时间就哭,然后她奶奶(我爸的姨)就说:可能是“冲(四声)”到谁了,给她念叨念叨。我们那里一直有这个说法, 就是说有时候死了的人因为想念你或者是什么原因,让你不舒服,来提醒你别忘了他,我们叫冲着了,然后她奶奶念叨了一圈去世的亲人,上辈的,上上辈的,都不行,当然念叨是有讲的,一般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放一面镜子,在上面立鸡蛋,念一个人的名字,就放手,只要鸡蛋立住了就是这个人,另外一种方法是弄半碗水,一双筷子,同样的操作手法。那天她奶奶弄得是鸡蛋,念叨了一圈,都没立住。然后打电话给我妈说,集思广益,到底孩子怎么了?我妈妈也奇怪了,就问她,你都念过谁的名字,她就说念叨谁了,然后我妈说,有没有可能是以前的那个孩子,她说不太可能吧,那么小,我妈说试试吧。挂了电话,她就去试了,一会儿给我妈打过来说:鸡蛋站住了,果然是她,怎么办呢?我妈说:你看孩子虽然很小就夭折了,最近你们家喜事这么多,都没人想起她来,去给她烧点纸吧。那天傍晚,她让他儿子也就是我表叔去给夭折的孙女烧纸,果然当天晚上孩子就安静了,从哪儿以后晚上就不哭了。
这个事情是我在大学的时候我妈跟我打电话闲聊的时候说的,当时没在意,因为从小就知道有这么个说法,之前一个同学也跟我说过,她弟弟一直哭也是用这种方法弄得,后来发现是冲着她去世的奶奶了,我同学亲眼所见两根筷子在碗里立起来了,她说当时都吓坏了,跟物理书上讲的不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也就当个笑话听了,当然我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爸爸身上......
我爸有痛风,每次痛风犯了就手腕脚腕疼熊玉珠,所以一直吃药,忌口,平时不干活没啥事儿,一直吃药控制着,见过很多痛风的小伙伴,但是都没有我爸的严重,他们都是偶尔会犯,我爸是一直得药物控制,这是背景.......
一天我爸觉得脚腕实在是疼的要命,一个大老爷们疼的在炕上打滚,你们想想这是个什么状态,然后我妈就问吃药了没,我爸说吃过了,我妈想这几天也没干啥事儿啊,咋就突然疼了呢,就跟我爸说要不吃个止疼药吧,因为止疼药对身体不好,我跟我姐都不让我爸吃,平时不是很疼就忍忍就好了, 这次我妈看我爸实在是疼的不行了,就让我爸吃了,我爸吃了之后还是不行,钻心的疼模拟时光,打算去医院挂那种止疼的吊瓶,他已经疼的走不动了,就让邻居把我爸送到镇上医院去打吊瓶,还好就几分钟的路程,感觉我爸那种疼法时间久了就不行了.......拿我爸的说法是真的很疼!!!果然吊瓶有用,挂完之后没那么疼了,就回来了,到了晚上又是钻心的疼,我妈说听我爸翻来覆去的不睡觉,开灯一看,脸上全是汗,第二天一早就送医院去了, 就这样早上一次晚上一次,我爸才能勉强不叫唤......可这也不是事儿啊,我妈就打电话给我表叔(不是上文的,是一个在镇上医院的表叔),问我叔说:你大哥这症状是什么情况?我表叔问了一下我爸吃药的情况,还有就是最近吃的东西,我爸一直忌口,什么海鲜豆制品鸡汤啥的都不给他吃,肉都很少给他吃,我觉得我爸也挺可怜的......我表叔说:不应该啊,按道理来讲按时吃药,忌住口,也没干啥活,不可能是这种情况啊,况且痛风就算是发作也不可能是这个疼法啊,是不是有别的问题,要不你明天来医院检查一下吧。我爸在旁边已经疼的不行了,正好这时候我往家里打电话,我妈就跟我说了,我在电话里都能听见我爸的哼哼声,我跟我妈说,让我姐明天回家开车送我爸去表叔那里检查一下吧,这时候已经是我爸疼的第二天了。结果我爸这人死犟,说忍忍就好了,死活不去医院,嫌麻烦,我妈就气了,说不听我爸就让他继续打吊瓶了,一连三天,我爸没有见好,这时我妈想到了可能是冲着谁了,然后就开始立鸡蛋,把我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很不幸,四位老人家都去世了)念叨了一遍都不是,我妈想难道不是?突然想到一个人,上个月刚去世的,我爸的大姑。结果果然是她,鸡蛋立住了,把我妈给气的啊,因为我爸妈对我爸的大姑特别好,比她的俩儿子跟一个女儿加起来都要好(当然在我看来她俩儿子都是人,答主高中的时候差点打了她小儿子,按辈分是我表叔,这里就不了),平时真的是鸡鸭鱼肉做熟了给她骑摩托车送过去的,最后在医院里她儿子闺女都不给她擦身体,大夏天的都快馊了,是我妈隔三差五去看她给她擦身体山噪鹛,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她让我爸这么受折磨,后来我妈打电话跟我说,可能是因为她太想我爸了吧......所以当天晚上让我爸烧纸给他大姑,第二天我爸就好了些,两三天后就不疼了,恢复原状了。
这件事是今年夏天发生了。所以我从一个无神论者变成了坚定地认为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些神奇的灵魂,不能叫做生物吧,是我们科学无法解释的,或许存在另一个世界,跟我们的世界有交集,但是我们彼此之间看不到对方,只是偶尔有个缺口跑出来的,好了我无法表达了,反正我就是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灵魂”的存在,或许你们看到彼此的时候内心的想法都是一样的:我他妈见鬼了。管你信不信。
③水鬼
我来写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本人自小在海南长大。在海南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都知道,在每年的6-8月份这样,会有祭公庙,水神游街的庆典。抬过神像的人会在碳火上走,称作过火山。在碳火下面埋放铜钱,拿到铜钱的人会受到水神的庇佑。那时候我还上小学不到3年级,特别想要一枚。我爸是外面一所村小学的教导,我和我姐姐一直跟在他身边在外念书。当时上二年级, 某天上午,我和几个小伙伴约好,等中午爬上游街的拖拉机一起送神。当时我爸爸可是严令禁止我中午跑出去的。因为我太调皮,每次中午都跑出去抓鱼(校门口就算一大片农田妖凤邪皇啊,总想抓几条来养 ) ,回来被绑在柱子上打 。但是那天我还是跑出来了,但是我来晚了。那几个小伙伴都先走了。我就沿着小溪边跑边喊夺爱夫君。到了偏僻处,突然对岸有人回应了我:“快过来啊,要结束了。”当时我很着急,因为桥理我还很远。大喊:“你们怎么过去的啊?”对面:“我们就这样走过来,水不深,有几块石头。”当时心里没有想太多,直接下去。绿色溪水没过我的胸的时候,我居然害怕起来,我可是不会游泳的。我有种全世界都离我而去的感觉居然哭了(一方面是因为绝对过不去,另一方面衣服湿了回去十分肯定!!绝对!!会被吊打):“你骗我,根本过不去。”对面没有回应。我当时害怕死了。主要是因为回去又要被打。头也不回的跑了,想趁我爸午睡没有醒的时候偷偷把衣服换了。。。
回去以后理所当然被打了一顿。。那一年的铜钱也没有得到。再后来,二年级结束后我离家去了市里的小学寄养在舅舅家读书,就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小学。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拿到一枚铜钱。有时候突然想起来,那时候是谁在喊我过河。很庆幸当时没有过河。
④五代 尉迟偓《中朝故事》
唐懿宗李漼咸通年间(公元860年十一月-874年十一月),长安街市来了一对父子表演幻术。 演出很简单,让十岁左右的孩子躺地上,老爹举起一把刀来,大喝一声手起刀落,小孩的脑袋就被砍了下来。 大家都吓坏了,眼尖的人发现孩子伤口处没有喷血,这才放下心来。 老爹拿着托盘恳求大家给钱:“行行好吧,俺们穷,没法糊口,就会这套把戏哄大家开心了。我们父子在此就表演十天,攒够了钱就回家买地,给孩子读书,再也不玩这个了。行行好吧!” 京城的百姓毕竟富足又善良,一会功夫,托盘就堆满了钱。 老爹心满意足,大喝一声,小孩“腾”地跳了起来,脑袋竟长回脖颈,完好如初。 第二天,成千上万人慕名而来,都主动先给钱,等着看惊心动魄的一幕。 不料,孩子掉了脑袋后,老爹无论怎么叫嚷,他就是起不来了。 这下可坏了! 老爹强自镇定,心下已经明白了,谦恭地给大家行礼:“诸位,我初到京城贵宝地,有什么不合规矩的,兄弟在这儿给您赔不是了!我这雕虫小技,不过是哄人玩的幻术,请高人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好让我表演完,不然我儿子可就悬了!拜托了!只要您行行好放我孩子性命,我宁愿拜您为师终身奉养!拜托了!” 老爹一番话很是真诚,众人却面面相觑,不知道谁是他口中所说的那位高人。 老爹见没人露面,很是无奈,只得对着孩子继续叫喊,小孩还是纹丝不动,像是真的死了。 人群中有人窃窃私语,进而出现骚动,巡街小吏赶来凉拌马兰头,喝道:“你杀人了,跟我走一趟吧!” 老爹叫道:“官爷且等一下,这里有几千人,我跑不掉的。台下有高人施法镇住我了,可小人还有一个本事,让我再现一次眼何妨?” 小吏也觉得他没有犯罪动机,就答应了。 老爹掏出一枚甜瓜籽来,用刀划开手臂,把瓜籽按进伤口内,强忍剧痛继续呼喊儿子。 孩子还是一动不动。 老爹手臂伤口处瓜子开始发芽,顷刻间藤蔓枝叶缠绕,开出小黄花来,紧接着,黄花落,一只小甜瓜慢慢长大。 老爹垂下泪来,再次环视众人,恳求道:“我本不想杀人,还请高人放手吧!我儿子复生后,我发誓再不踏入京城半步,总行了吧?” 老爹接着又叫了一声儿子。 孩子依旧不动。 老爹叹息道:“唉,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老爹拿刀轻轻一削,手臂上的甜瓜坠地。随即又大叫了一声,儿子应声起来,安然无恙。 大家惊呼起来,高声喝彩,都没发现人群中有一个和尚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父子二人收好钱和行李,老爹又将儿子也装进布袋里扛在后背上,仰天吐了一口气,一道白色光练直上云霄,老爹攀援而上,快如猿猴,直到淹没在云朵深处。 众人这才缓过神来,逐渐散去,这才有人发现一个和尚死了,脑袋都搬了家,落在刚刚父子二人表演的土台上。 大家这才明白,刚才老爹手臂上长出的甜瓜,正是这和尚的脑袋。和尚自恃技高一筹,搅和人家表演,人家再三苦求仍不依不饶不肯罢手,不料强中自有强中手,枉送了性命。
⑤勘探队之地下的鱼在地质勘探队公众,常年走南闯北,哪有任务就去哪,那时候正闹大饥荒缺衣少食,邻居家的孩子都去山脚下的塘里钓了一条鱼上来,非常开心, 芾回家给_家人打牙祭。这条鱼拎回家放水里还能游,就是看看有点奇怪【这条鱼没有尾巴,鱼身 子到末端突兀的结束了。然而邻居家的人也没有管那么多,美滋滋的炖了一锅奶白色的鱼汤,一家 人一起吃了。第二天日上三竿也不见邻居家的人出来干活。有人就去拍门喊,无人搭理。大家隐约觉得不对头,破门而入,发现一家7口躺在床上都化成了水,全死了。人们说是因为吃了那条无尾鱼的缘故。从那 之后,我每次买鱼都得看看尾鳍完整与否。勘探队经常要上山出任务,翮越崇山峻岭进行勘测^有一次外公和他的同事一起出任务的路上,在 大山的石头缝里爬出一只大螃蟹。然而周围并设有水源,大家觉得很稀奇,但也不过就是R螃蟹。 他同事乐呵呵把螃蟹捉了放兜里,回家蒸熟吃了。结果一个月之内胖到200多斤,接近三百斤。要 知道那个年代几乎没什么胖子,食物都不够,根本长不胖。而且那位吃了石蟹的同事再也没有瘦下 去过。后来他们搬到了江南,水系发达、荷塘密布的地方。村子里有条;可流过,当地的大人们都告诫自己 的小孩半夜不要靠近河【尤其是下雨的夜里。说那条河里有水猴子,平时半潛在水中。雨夜里的叫 声像小孩子在啼哭。好奇的人凑近探究竟【就被水猴子有力的长腊膊拉下水去淹死吃了。村民为了 除害,曾经捉到一只水猴子,尸体挂在杆子上给大家看,胳腥很祆,身上的毛稀稀疏疏,面孔像是 細很狰狞的猴子。⑥小妖精
小时候,尤其夏夜乘凉时,老少男女聚在一起有扯数不尽的闲篇。
其中,最诱人也最骇人的,要数大人们给孩子说的“古”。
“说古”,就是讲以前的事,大概开头都是“那两年······”一姬当千。
然后,一个个曾经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关于鬼怪精气、蟒豹狐狼的乡野轶事,就在这夏夜的黑暗中一幕幕重演。
在一街小桥的桥头附近住着一个有趣的老头,老头的同辈都叫他“老江湖”。父亲特地嘱咐过我,不准这么称呼人家,不礼貌。
因此,小孩子都叫他“江湖爷爷”。
乘凉的时候,总会有小孩跑到老头跟前。
“江湖爷爷,给我们说个古吧!”
然后一个摄人心魄的故事,就从老人家的口中幽幽地飘了出来。
赶路回家遇到的鬼影什么官许愿,黑暗中突然亮起的鬼灯,午夜时分驶过村子的鬼车······
听了那么多老人们说的古,小时候被里面的妖魔鬼怪吓得不敢上厕所,现在想想,那些妖魔却显得可爱了许多。
比如,赶路回家时碰到的鬼影。
夜行赶路,尤其是独行人,会突然看到一个人影走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满心欢喜以为有了可以结伴的人,却发现无论如何都追赶不上。等你察觉异样,幡然醒悟的时候,已经进了村子,那个诡异的影子也消失了踪影。
曾经被这个影子吓了很久,晚上不敢一个人出门。现在想想,那诡异的影子也没什么歹意,不过是争强好胜,喜欢快人一步罢了。
在众多故事中,印象最深的,是一位伯母说给我们的。伯母家在我家前面不远,我们都称呼她“前院大娘”。
那两年,每天中午吃饭时,我和妹妹都会端着碗跑到大娘家门口,缠着大娘给说古,大娘娓娓讲出的故事,格外下饭。
大娘说,在她还年轻的时候,有一个远方的亲戚喝醉酒,半夜回家。
路过一个碾盘的时候,看到一个老太太坐在碾盘上哼哼地哭。老太太穿着一身藏青的粗布衣裳,裹着小脚,头上蒙着一方白底蓝边的手帕。
醉汉走到老太太跟前,正是她的后背。
醉汉问了一句,老人只是哭,什么都不应。
醉汉又问,老人又哭。
最后,醉汉直接拍到老人的肩头,老太太这才幽幽地转过身来。
在那方白底蓝边的手帕下面,醉汉看到一张干枯的面庞,上面是幽深的眼洞和口鼻。
“笃~吒!”
伴随着一声怪响,醉汉把一身的酒气表出体外,老太太也不见了踪影。
现在,这位伯母也不见了踪影。
最后一次见她,是一次放假回家。伯母已是肝癌晚期,父亲特地嘱咐我去前院看看她。我去了,伯母和往常一样坐在门槛上,穿着往常那件衣服,头上蒙着一方手帕,身形极瘦,脸色极黄。看到我过来,很坦然地问了好。
再不能缠着前院大娘说古了,大娘自己也愈发像她故事里的人了。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真真假假,没必要去分辨。但我相信,有些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就比如好几个大人给我讲过的叫“脉(mo四声)气”的东西,它的现象就是从地里突然喷射出来石头和沙土,人们总说这是一种灵异的东西。
长大后,我曾看过一本专讲日本妖怪的书,书中提到一种叫“小豆淘”的妖怪,与村里人说的“脉气”极其相似。
我想,这应该是确实存在的一种现象,而不是小山村里的诡异传闻远播海外。
大人们口中总有许多灵异古怪的旧事,仿佛以前的村子是个鬼怪横行的地方。小时候就曾问过大人们,为什么以前村子里那么多妖魔鬼怪,现在却一个也见不到了?
他们总说,现在人丁多了,又通了电,那些东西都不敢进村了。
所以,我们的山村藏在山里,而曾经的那些妖怪藏进了更深的山里。⑦名字小字的时候,是冬天的傍晚,我妈在傍晚的时候让我去外婆家送东西,我家离姥姥家不远,有 2公里多,不过中间有一座桥一条河,我骑自行车路过那座桥的时候,河中间有两只木筏,木筏上有 3个大概和我当时年龄差不多大的男孩女孩,还有人对我喊,过来玩呀.因为当时傍晚了我还设到 姥姥家,有点看急去送东西再加上同龄人也不认识,我就推看自行车开始走了(因为是下坡, 不敢骑车的,那时候刚会骑车〉,刚走两步我突然想到这条南河被老人家说的是比较邪性的都说以 前好多出生不久的小孩子死掉的话就会葬到南河小衣服小鞋子也都会扔在南河…..突然想到这些, 我几乎同时,拒起自行车狂奔,当时觉得都跑的炅魂出窍了,本人胆子一直很小的…...到了夕樓家,当时惊魂未定,我当时跟外婆外公说了,他们当时设说什么,夕樓还说没事的, 等会你外公送你回家,我外婆信佛,她在容厅还有厨房烧了香,念叨几句,就让外公送我回家了, 我回家的路上发现,那时候是冬天,河是干的!哪里会有木筏!回到家跟我妈说我外公在旁边就跟我 妈说:XX〔我的名字)当时一说,我和你妈就觉得不对劲,大冬天河都干了,哪来的木筏,冬天冷 的不行,也没有人上船啊,再说,还是小孩子。我妈吓得脸色发青,妈妈也是比较胆小,不敢让我 外公回家了,我外公不怕,那天还是坚持回去了…...直到现在我还能想到那几个孩子在木筏上站的方位,站在最前面遨请我去玩的女孩子还是双马 尾,笑的很好看,看上去很善良的。⑧行善
我爸爱帮助人,人缘好,从小以来运气一直很好。但是后来遇见了传言中的蛇交配,从那以后就没了什么好运。(当然,也可能是巧合,但是一个一直顺风顺水的人,遇见这个事之后就不再鸿运当头,确实觉得挺不可思议。)听说看见蛇交配就会有厄运,必须把看见的蛇弄死才行。(不过后来我又在想了,如果弄死了,那蛇的灵魂会不会来报仇呢?或者说蛇的亲戚朋友会不会来报仇呢? 弄是不好,不弄也不好,那好像确实只要见到就会倒霉…)另外也有一些以前他做大货车司机时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太玄幻的我就不说了,就说一个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话说是一年冬天萧山九中,他开着货车拉了一车东西运到某个地方去,然后到了一个山上。他开着车就一路正常前进着。结果到了一个弯道,可能因为路边的沟堵了,所以水漫上路面,正好因为天气太冷而使得路面结冰。于是我爸开着车到那里时,看见有弯道,踩刹车准备减速过弯的时候,一踩刹车才发现道路上结了冰,车开始打滑漂移起来,外侧是个山崖,掉下去肯定是人和车一起尸骨无存。可就在车漂移到离山崖边的路面只有几寸时智慧记,车又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转向朝着山体方向漂移过去,没多远就停了下来。听他说起来,我觉得也就那么回事,直到有一次我骑摩托车压弯,车速太快,差点骑到河里的时候我才知道那是怎样一番刺激的体验。从那以后,我爸就更加喜欢做好事了,他认为是他之前一直做好事,所以在那一刻才会冥冥中有神仙帮他转危为安。我多少还是相信的,所以我也喜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好事,只求个心安,不说在某一天遇见危险时能有神仙相助,至少在遇见什么事的时候,问心无愧,不会担心被我害过的人趁人之危。我觉得吧,存在即是真理。虽然很多传说和故事,在我们听来都有点无法理解或者不可思议,但艺术源于生活,哪怕再虚假的传言,在其中都会存在一部分真实。即使是不信神鬼之说的人,与人为善也总好过恶贯满盈吧。
⑨网友故事
故事发生在九几年吧,坐标东北小山村,那时我还在上小学,班上转来了一个男孩子,他和正常的孩子相比身体特别的瘦弱,比较奇特的是他的胳膊肘是向着外面长的,这里我们就简称他强。这次就讲一讲强身上发生的故事。
1.上下学的时候需要在山脚下的路走,但是如果走山上的话因为是直线距离路会近很多。在那个年代,经常有开山放炮的,炸开半个山体,取里面的石头,这样就会人为形成一个悬崖,高得地方能有将近十多米。在某一天放学的路上,强一个人远远的走在山上,其它小朋友在路上打闹嬉戏。天藤湘子忽然听见有人喊。有孩子坠崖了。大家一窝蜂的跑去看。发现是强掉了下来,将近十米的距离,他毫发无伤。大家一时谈为异事。
2.村头有一口大井,当年是为了灌溉稻田的,后来改种玉米,这口井就慢慢荒废了。时年日久上面就覆盖了好多杂物海阳征婚,一般孩子都不去那附近玩,井水太深,井口太大不知道在哪,一天中午大家说有孩子掉进井里面了,幸亏有个大人路过,用一种农用器具把他捞了上来。后来知道是强掉下去了。两件事相隔太近了。这时候有传言说强命里面有劫数。家里大人就是带他来躲避的。
3.强的父母来了之后承包了一个大棚,就是外面一个塑料一扣,里面种植黄瓜西红柿之类的,冬天生火炉取暖,这样冬天也能有蔬菜卖,一家人维持生计。冬天的天特别短,早早的就天黑了,半夜忽然火光冲天,映红了半个天空。听说大棚着火了,大半个村子的人都去了,救火,救人。后来大人第二天说着火的是强家的大棚。只有强一个人被烧的没了人形。强的母亲为救他被烧成了重伤,但是强还是走了。大人说强还是没躲过去。这命里的劫数到底是收走了他的性命。本来他是在家里面睡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就非要去大棚和父母睡,拦都拦不住。也许这就是命吧。

觉得好久关注下吧!长按关注!

全文详见:10224.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