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鸥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109

云南作家||【马铃声中的青春】◆白永杰-齐鲁文学 作者简介白永杰,哈尼族,云南墨江人,现居西双版纳,中学语文教师。喜欢生命在文字间修行,流?


云南作家||【马铃声中的青春】◆白永杰-齐鲁文学
作者简介
白永杰,哈尼族,云南墨江人,现居西双版纳,中学语文教师。喜欢生命在文字间修行,流年在墨香里拾起。坚信“只有动情写成的作品才能动人以情(塞?柯尔律治)”。作品散见于《曲靖师范学院学报》、《西双版纳报》等各级报刊和媒体。

马铃声中的青春(原创)
去年春节花丛任逍遥,我和安苜回乡过年,回去看望父亲米凯莉。
父亲老了,已近古稀之年。他做过几次大手术,身体每况日下。我不知道他老人家还有多久于人世。几次大病之后,他整个人变得木讷寡语。迷彩色帽子掩盖的一双眼睛,看起来像塌陷的巨坑,深深地陷了下去,如同他在世的时光,形成了未解之谜。鱼尾纹丝毫没有想要躲藏的意思,在他的眼角肆无忌惮地诉说着往昔的岁月,高挺的鼻梁仿佛想要让生命的余晖照得更远,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居然也有罢工的倾向……
我心疼父亲,心疼他尝尽了病魔缠身的痛苦;我可怜自己,可怜我爱莫能助的无奈。
大年初二晚饭后,我和安苜陪父亲在火塘边取暖。没有人说一句话。我想尽可能地找一些话题陪父亲说话,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有几次我欲言又止。安苜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开口化解了沉闷的气氛:“爸爸,听小白说你年轻时候赶过马(其实是骡子居多),能给我们说说吗?”父亲先是愣了一下,好像儿媳妇给他出了一道难解的题,但又不好拒绝,只好给我们讲他的故事:
父亲年轻时去过乡里的粮管所工作,上班一个星期之后便解甲归田了。对那份稳定的工作翘首以盼的人们纷纷表示惋惜。他成了马帮的一员,从此踏上了游走他乡之路。
他负责输送各种生活用品。如:红糖、铜锅、面条、粉丝、铜锡、布匹、百货等。多数情况下他都是去磨黑(“磨黑”美其名曰为“盐茶马道第一驿镇”)驮盐,供村里的人们食用。偶尔也会把村里的农产品输送到外地的市场上贸易,不过那样的情况少之又少,因为那时的人们还过着刀耕火种的耕作方式,农产品产量极低,解决温饱都成了问题,有时青黄不接,不得不去山里挖野生山药,摘野菜充饥。一年四季,几乎有一半以上的时间,他与马为伍,以马铃声为歌,以星月为灯。他曾翻越过无数荒山野岭,不少足迹遍布他乡。
对于这些,在此之前我一无所知。那时的我可能还在母亲的怀抱中牙牙学语,亦可能在母亲的牵引下蹒跚学步。
安苜在现实生活中没有见过马,好奇地问父亲:“爸爸,您驮东西的马和电视里的马有什么不同金感胶囊?”
父亲微微一笑,脸上洋溢着自豪之情,答道:
“当然不同。一支马帮队里有许多的骡子。每一匹骡子的装饰是不一样的:头骡带的铃铛是单耳白铜大磬铃,它的响声是“咚咙咚咙”,声音浑厚,能够给后面的马引路;二骡带的铃铛是雕花双耳二钗,发起声来“噙铃仓啷”地响,响声清脆;追骡的铃铛是鹅黄玉石追风铃,“唏哩唰啦”的响声似铜板碰撞的声音。它们的铃铛各有各的特点山中真由美,组合在一起如同一支乐队在演奏曼妙的歌。”
他停顿了一会儿郓城天气预报。接着道:
“所有马中,最为与众不同的是头骡,一支马帮队伍的形象几乎要靠头骡来塑造,所以她打扮得非常漂亮,除了颈上带着单耳白铜大磬铃外,头上还佩戴着一面小镜子,走过长街窄巷,穿过大村小寨,人们无不投来羡慕的目光,还有的老人赞不绝口,马的主人不由生出了威武神气之感。”
他沉浸在往昔的时光里,继续讲述着他的故事:
“要想让整个马帮队在途中秩序井然,选好头骡的任务是重中之重。头骡只能选母骡,她听话,记性好,责任心强,不会东跑西串;而公骡脾气倔强,贪吃爱玩,不能胜任领头的重任。”
我想象着父亲精挑细选头骡的情景梦见看戏,想象着他如何给百里挑一的头骡梳妆打扮,想象着他在头骡的引领下跋山涉水的日子。
父亲叹了一口气,似乎在那一声叹息里饱含着旅途中遭遇的种种艰辛,一字一顿的诉说着艰难的征途:
“我们赶马的夺宝秦兵,别看表面风光无限,实际上承受着多种难以启齿的困苦:赶马的人要顾马顾货顾自己,只有这样,姜贞羽最终才能顾及全家人的生计。马因长途奔波,马掌(铁制)容易受损,要不定期给马割掌、修掌、再给马钉上合适的新马掌,赶路期间风雨无阻,马也容易患病,要懂得一些医治马病的常识才行;遇到刮风下雨,淌河过溪,要确保货品干燥不湿;有时走的是比较偏僻的小路,途经之地没有驿站,夜幕降临之前要做好过夜的准备,搭窝棚,点篝火,驱寒又防虫。但天未破晓三穗吧,则彻夜胆战心惊……”
说到这里,父亲沉默不语,抬头仰望星空昆明世博园,似乎在寻找什么。
我告诉父亲时辰不早,搀扶着他回房休息。而我的整个人却异常复杂,如同一股暗流在心里此起彼伏金元萱,宛若千种滋味在胃里交汇翻滚,好似万种声响在耳畔经久不息……
而今,父亲不再养马,只是经常会在黄昏的时光里,反复地擦拭搁置已久的单耳白铜大磬铃,时不时轻轻地摇动,倾听“咚咙咚咙”的响声,那响声蕴含了父亲的马铃声、马蹄声、马嘶声、响鞭声和吆喝声,以及他所有美好的青春岁月……
【往 期 回 顾】
诗歌地理◆山东-罗永良的诗
诗歌地理◆黑龙江-霜扣儿的诗
诗歌地理◆山东-陈亮的诗
齐鲁诗会||【最美女诗人】◆迷迭香根植齐鲁★情系华夏
《齐鲁文学》(季刊)是齐鲁文学杂志社主办的刊物之一,分别是【春之卷】【夏之卷】【秋之卷】【冬之卷】。以“时代性、探索性”为办刊宗旨,坚持“立足齐鲁,面向全国”的办刊理念乐俊凯小说,发掘和推出了一批中国当代诗人、作家,名篇佳作如林。富有时代气息,可读性强。
投稿须知:
1、稿件内容健康、结构完整、文笔优美、底蕴丰厚。
2、诗歌、散文、小小说、散文诗、文学评论等均在征稿之列。
3、本刊对所录用的稿件保留删改权,文责自负。来稿请附作者简介、通讯地址、联系电话及个人照片,以正文加附件形式(在其它公众号发表过的勿投本刊)。
4、作品要有一定的文学艺术价值,每期入选作者寄样刊一份。投稿邮箱:xibuzuoja@126.com(仅限复制)
齐鲁文学杂志社
主 编:罗永良
副 主 编:林雨田
执行主编:马俊华
执行副主编:苏小桃
编辑部主任:李克利
常务编辑:冯小丽
根植齐鲁|情系华夏|不慕名家|只推佳作
《齐鲁文学》欢迎您的参与雷打雪。
全文详见:10017.html

TOP